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记者揭秘“高薪手工外发”骗局

2016-06-03 加工骗局 160条 阅读878次

□早报记者 许钹钹 陈彦琳吴嘉晓 实习生 侯梦娜 文/图

总是不合格的外发手工品

——记者调查潜伏泉州“高薪手工外发”陷阱

“给你!我们不要总行了吧!”年轻男子怒吼着掏出几张百元钞票,一甩手扔在地上。打工者赶紧弯腰捡了起来,有些庆幸地松了一口气。

一年过去了,记者始终无法忘记这个画面。当时这位打工者刚到泉州,在晋江找到一个加工电笔的活,加工费挺诱人,但要交2000元押金。他苦苦请求,凑了1000元交上押金,领回材料。辛辛苦苦做完电笔,却几乎全被收货方用力扯断,称他粘得不够紧。记者接到他的投诉,以朋友的身份陪同交货,目睹了上述一幕。

这种以赚取押金为主,宣布大部分产品不合格的“加工模式”潜伏泉州已久,众多做手工零活的市民赔了押金和时间,手工费更无从说起。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这里头究竟如何设局,是怎样一个谜团?记者经多方走访,在此将读者经历与记者“加工布娃娃”的体验一并呈现在您面前。

市民遭遇:对方凶得很,老说不合格

手工品制作看着简单,实则很难 即便合格,月收入才百来元

“高薪手工外发”在泉州和外地潜伏已久,被所谓“零成本、高利润收购、易操作”吸引的人不在少数。但人们纷纷发现,这些手工活外发加工做起来很难,很花时间,即使做成了,部分被认定合格了,一个月辛辛苦苦下来,也才赚个百来元,跟商家宣称的完全相反。

【案例一】残疾人:找项目致富 两次血本无归

“现在还在这样骗人,我以为已经没有了。”提起交押金进行手工加工,林连升不禁提高了声调。

林连升是南安向阳人,现在是南安市山夫生态农业合作社理事长。几年前,在合作社成立前,为了找项目回山里带领残疾人创业致富,他就曾上过两次当。“布偶、工艺花我都做过,都是骗人的。”

条件诱人提着材料回山里

7岁那年,林连升因电击失去整只右臂。山里工厂少,残疾人又因自身条件限制没法外出务工。林连升想外出找些项目,带动大家一起就业。恰巧另一个残疾人吴俊水了解到厦门有一些外包手工制作工艺花的厂家,宣称“零成本、高利润收购、易操作”,林连升便和他一起去厦门找厂家。

“那时候看了两家,第一家条件很吸引人,但没有谈成。”林连升说,第一家的老板是南安人,见他们也是南安人,警惕性很高,不愿意再继续谈。第二家“要先交1500元押金,一批做好了就退押金,还按件算钱,条件很诱人”。

由于押金金额高,林连升有些犹豫。但天色已晚,还得赶回向阳,“心急之下就同意了”,交了钱,签了合同,提着一堆材料回到山里。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记者揭秘“高薪手工外发”骗局

多日赶工成品通通被拒收

工艺花是用铁丝制作成花瓣的样子,再沾一种化学物品,使成品透明发亮。林连升说:“看起来以为很简单,实际上没有那么容易。”

交押金时,厂家一个技术员对吴俊水进行简单培训和示范。回到向阳后,吴俊水发现工艺花实际操作起来很难,并不像技术员说的那么轻巧。约定交货时间只有十天,林连升又找了几个人一起帮忙赶工。“大家通宵做,还是没办法弄得像样品那么好看。”

做完后,林连升将工艺花寄回厦门,结果老板以种种理由拒绝收购。“口气非常凶,我们跟他理论想要回押金,他直接让我们去告。”林连升气愤不已。

再次被骗只因要交的押金少

后来吴俊水又在石狮听说有加工手工布偶。“被骗了一次,有点警惕了,但押金只要100元,钱不多,我们就想还是试试。”林连升说,“当心态太急了,就想拉个创业项目。”

拿回布偶的材料后,虽然操作比工艺花简单,但要加工得立体美观仍不容易。制作完布偶后,厂家收购了一些合格的,可大部分耗费了时间、精力的布偶都被丢在一旁。

回归本行搞起农业合作社

“被骗后,想想还是实实在在做些擅长的事情。”2011年,林连升与向阳当地12个残疾人一起成立山夫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利用向阳的自然环境优势种植原生态高山蔬菜。如今合作社越来越红火,社员也已经发展到60多人,带动当地残疾人劳动创业。

【案例二】大学生:暑假找兼职 布偶当场被扔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市民小张大三暑假时,看到一则外包手工布偶的兼职广告。“上面写着免押金,免费领料,看起来还不错。”放假在家没什么事可做,小张便想试试赚点钱。

兼职公司在晋江青阳一个小区里,小张和姑姑一起找到了那间公司。“公司在一套商品房里,里头只有一个中年男子(www.Cyone.com.cn/),摆满了各式各样已制成的布偶,看起来很漂亮,感觉还挺正规。”小张说,那名男子向她说明,因工厂人手不够,才将布偶外包。

后来男子示范如何制作布偶,其间到商品房里咨询做兼职的人也多了起来。男子告诉来人,如果愿意做,就签合同、交押金、领材料,一个布偶押金20元。交货时,如果厂家验收合格,一个布偶就给30元;如果不合格,就不能要回押金。

“当时觉得人家给了材料,收点押金也合理,总不能白给。”小张和姑姑领了五个布偶材料,交了100元押金。回家后,小张试了一下感觉难度很大,便让当裁缝的妈妈帮忙。“一开始做的一两个不怎么好,但慢慢顺手了,跟样品差不多了。”

十天后小张将布偶送去交货。“他一直说不行,脾气很不好,始终没提押金的事。”小张挑了一个看起来最美的布偶,但中年男子看了看直接扔到地上。小张守在套房里等了一会儿,见到后续来交货的三个人也都没通过验收。“根本就是骗人,气得不得了,浪费了时间,也浪费了钱。”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记者揭秘“高薪手工外发”骗局

记者半天才做好布娃娃一部件

【案例三】家庭主妇:仅五个合格 一月才赚100元

中年女子林姐来自安溪,在家看自家的店铺和小孩,有不少闲暇时间,于是想找个兼职。林姐说,以前她在网络上看到泉州一家布娃娃商行的加工信息,这次刚好来泉州办事,就顺便到商行看看。

她要做的是布娃娃,用纸板、棉絮和绸布包成,看上去精美、简单。

“我觉得要慢慢练,不一定能做得来。”尽管已经交了150元押金,她还是没什么信心。她并不担心押金退不回来:“就当买东西吃了,又不是很多钱,一两百块而已。”这可能这是大多数人共同的心态。

十天过去了,记者再与林姐联系,询问布娃娃的制作情况。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记者揭秘“高薪手工外发”骗局
  


林姐说,她大概做好三个布娃娃,不过这两天已经停下来,“实在太难做了”。她一般利用中午和晚上做布娃娃,完成一个布娃娃要大半天时间。“手指的地方最难包,怎么包也包不好。”

对于自己的成品,林姐自认为跟样品还是比较像,但是可能还是没法过关。林姐打算将剩下的几个做完,就不再做了。

半个月后,记者再次跟林姐联系,林姐已将做好的成品寄回商行。“寄回去7个,有5个合格了,老板把100元工钱和150元押金都汇给我了。”林姐说,虽然赚到了钱,但她不打算再做了。“辛辛苦苦做了快一个月,只赚了100块,这钱太不容易赚了。”

记者体验:做好一个布娃娃有多难

交押金领材料 名师制作指点 手工活藏玄机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记者揭秘“高薪手工外发”骗局

150元押金领回的廉价材料

这种看似简单的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究竟暗藏着怎样的秘密?记者决定前往体验,一探究竟。去年12月上旬,记者拨通了一家手工加工商行的电话,后来经历了交钱、领货、学艺、制作、交货、退款等一系列环节。

从打电话开始,负责人就会告诉你,必须缴纳押金;在接触过程中,他也不强迫你领货,甚至主动签订协议。一切看上去既合理又合法,但几个布娃娃做下来,让人不得不感慨:一个布娃娃加工费20元不好赚,也不是普通人能赚得起的。

领货:押金150元领回10张纸皮几块绸布

去年12月11日,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到一家手工加工的公司,随后拨通电话。一名男子在电话中说,他们是做布娃娃手工加工的,要做的话可以先过去看一下。电话中,他主动提及,要交150元押金才能拿货。

记者找到位于浦西万达广场B座的这家公司。公司在一间单身公寓内,屋里摆放简单,只有男子一人。屋里一旁放着不少已经制作好的布娃娃,有的用相框裱好挂在墙壁上。墙上还挂着一张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

男子拿出一块纸皮示范给我们看。他介绍主要材料是纸皮、棉和布。“棉要修整齐,不要多出来,用牙签把胶水刮一下,包的时候纸皮一定要压紧,不然会跑偏。”

“布面要平整,颜色按图纸搭配,胶水不能露到外面。”看似简单的示范过程中,男子不忘询问我们的情况。随后他称第一次做押150元材料费,可以领回10个材料。做完后,如果有5个以上合格,可以退回150元材料费,并且每个可领20元加工费。如果合格不足5个,只能领取合格产品每个20元的加工费,但150元押金不能退回。

记者交了150元押金,领回了10张纸皮模型、一块棉和红、黄、绿、黑几个颜色的绸布。看上去这些材料并不值钱,为何要交这么多押金?

“不交押金,拿回去后都无所谓,可以做就做,不做就扔了。”男子这样解释,“学会了以后第二次再领就不用押金了,要领多少都可以。”

最后男子以“丰泽区华丽工艺品商行”的名义和我们签订了协议,协议中对押金也做了如上说明,并要求一个月内交货。

离开前记者找理由要了一个布娃娃样品带走。

学艺:名家传授 布娃娃制作暗藏玄机

领回样品和材料后,为了保证产品质量,记者开始到处拜师学艺。

首先我们找到了泉州花灯市级非遗传承人林伟忠,他有30多年手工制作花灯的经验。

“这布娃娃做得挺美的,很精致。”看见记者手中的样品,林伟忠仔细端详后说。但一听说记者的来意,他又为记者担忧:“做这个要花很多功夫,一时半会儿做不出来。”

此时记者才对手中的布娃娃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原来看着容易做着难呀。

因春节将近,林伟忠忙着做元宵花灯,我们不敢过多打扰,又找到另一位手工老师纪月英。纪毕业于美术专业,从事手工制作已有六七年,现在在领SHOW天地开了一家手工精品店,同时教孩子们各种手工制作。

一看到样品布娃娃,纪月英也连连感叹:“这东西可没那么容易做!”她仔细听了要求、看了样品后分析,布娃娃设计了很多有棱有角的部分,那部分正是最难操作的。

“要做这么好不容易,要耗费非常多时间,一个手工费20元其实也很低。”纪说,另一个难点是做的过程中,胶水很容易黏到布面。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记者揭秘“高薪手工外发”骗局

布娃娃的发髻制作难度极高

她教了我们制作的基本程序,又帮我们做了其中棱角最多、难度最大的发髻部分。做好一个发髻,她也花了半个多小时。

制作:三人合作5小时才拼成一个布娃娃

请教了制作布娃娃的基本程序和注意事项后,记者三人开始动手制作。

第一个步骤,按照纸板上的模型,剪好棉絮和对应颜色的绸布,再用胶水在纸板上将棉絮黏好,防止包布时移动。

剪好布料,到了包布环节,我们发现绸布包上纸板后,边缘很容易产生小褶皱,很难像样品一样平滑,一不小心就在表面留下胶水痕迹。在男子手里魔术一样的包布黏贴程序,到了我们手里好折腾。包了整整一个下午,记者才完成几块纸板,还满手都是刺鼻的胶水,但做出来的成品仍与样品差距不小,只能权当练习了。

第二天,三人再接再厉,重新开始。包了一个上午,我们三人渐渐感觉有些上手,通过分工合作,终于也包出几块“自我感觉良好”的模板。包好模板后,拿着纪月英包的发髻,对照样品娃娃,我们将一个个模板慢慢拼成一个完整的布娃娃。

最终我们三个人耗费约5个小时,才算勉强完成一个布娃娃的手工制作。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记者揭秘“高薪手工外发”骗局
  


交货:称不合格 名家老师做的也不行

23日,我们将做好的一个布娃娃带到商行。不出所料,男子直言我们的布娃娃不合格,纸皮没有包紧。至于手工老师做的黑色发髻部分,他也说位置跑掉了,没有压紧纸皮。

他再次示范给我们看,手法很熟练。他说他自己完整地黏贴好一个布娃娃要一两个小时。“每个部件我都练习三天,你信不信?”

我们感到好奇,屋子里的成品都是谁做的,销往什么地方?男子说,那都是人家做好的合格品,熟练以后也是一个做一两个小时。做好后批发到义乌小商品市场,每个30元。用相框装裱好的,则可以卖上百元一幅。

我们试探他:如果这时将材料退回,是不是可以退回材料费?协议中写明,中途退货甲方是不退还材料费的,但男子爽快答应了:“如果实在不想做,就退一半押金。”

第二天,我们将材料打包好再带至商行。商行里刚好来了一名中年女子,准备领取材料去加工。男子没有查看,直接接过袋子,退还给我们80元。见女子还在,我们借故逗留。

同样熟练的示范,同样熟悉的说辞,男子又讲了一遍纸皮、棉和布料之间必须“压紧包住”的问题,也同样说明150元押金的规则。

女子很犹豫,询问我们的意见,我们坦言自己做不来,女子见状更是直言没有信心。“这个看个人的,包边大家都会,关键是能不能包得好。刚开始是不好做,做熟悉了就好做,什么东西都是一样的,经常做就会顺,要练。她做了一个就没耐心了,没办法。”男子插话道。

我们随后先行离开,不久女子也交了150元押金,领了10个模型材料出来。

深喉爆料:手工外发多靠押金赚钱

合格产品标准无界定 是否涉嫌欺诈难取证

揭秘内幕:看似容易实则难 靠吞食押金赚钱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手工制作一个布娃娃如此难,成品率也非常低,“加工公司”却不断发布消息招人加工,这其中到底有何内幕?

几经辗转,记者找到一名曾近距离接触过“加工公司”的深喉L。他告诉记者,这类手工活外放的工作并不是靠回收的成品赚钱(www.Cyone.com.cn/),而是靠收取加工人员缴纳的押金赚钱。“包布娃娃,做电笔、工艺花……这些看起来很简单的手工加工,实际上并不容易。要做成一个合格品非常难,很多人不是中途放弃押金被没收,就是产品通不过检验。”老L说,“就算制成了合格的产品,数量不会多,商家也不会亏本。他们再以高一点的价格卖出,还能盈利。但对制作者来说,付出的时间跟报酬不成正比。”

L透露,“加工公司”手工活外发加工兼职,容易操作,成本也极低。只要租一个简单的场地,就可以开“公司”运营了,那些提供给兼职者的材料大多也很廉价,有的还很荒谬。

“像做电笔,批发一根好的价格才一元多,但是手工加工承诺做好一根手工费就有两三元钱,这符合常理吗?”L透露,这类“加工公司”经营的人数一般都很少,多的只有三四个,少的才一人,且多是亲戚朋友一起经营,很少让外人参与。他们常常在一个地方做了一段时间,就换个地方重新开始,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外地此类案例多 网友总结退钱攻略

记者用“手工活外发加工 兼职”为关键词通过网络搜索,在赶集网、58同城等网站,搜到许多电子产品代工、圆珠笔加工、布偶工艺等众多兼职项目的招聘广告。这类工作大多以“出口订单量增加以及用工荒”为由,打着“无需任何经验”、“无需设备”、“高薪回报”的诱饵,吸引人来求职。

在许多外地媒体的手工活外发加工报道中,类似的骗局和上当经历也常见诸报端。

几年前,《华西都市报》曾报道,成都一家体育用品公司大量招收兼职手工缝制人员,宣称月收入1500元以上,却有多人投诉上当受骗。记者通过多天调查发现,签署合同交纳2000元高额押金后不仅赚不了钱,公司还会以产品质量不合格为由吞食这笔押金。后来成都多部门联合以涉嫌违规收取求职者费用将该公司依法查处。

2012年,山东大学两名大一女生在网上看到一家名为“历城区古香工艺品经营部”的招聘信息,对方称兼职就是手工刻窗花,只要交300元。当她们如约交了保证金后,却发现中了对方的圈套,两人不仅无法拿到加工费,反而还赔进保证金。

在网上,还有网友研究出一套退钱攻略。攻略中说,针对此类骗局,已经交了押金的人,建议交成品的时候带几个朋友过去,谎称是去应聘。店主看到人多,为了留住新人,就不会挑剔你的作品,而是爽快地付钱收货,这样就可以退回押金。还有“网友”打趣,退钱时多带些“凶神恶煞”的帮手,吓唬店主,这样就能要回钱,也不怕店主为难。

部门回应:

市人社局:双方属民事法律关系 加工者可起诉

对此情况,泉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回应称,布娃娃加工者从公司领取材料,在外加工,该行为属于劳务外包。双方之间为民事法律关系,非劳动关系,签订的协议为民事合同,非劳动合同。劳务外包适用《合同法》,发包单位与承包人之间按双方合同承担权利、义务。

如果劳动者从该公司领取材料,在工厂使用工厂设备加工产品,双方之间形成劳动关系,适用《劳动合同法》。根据《劳动合同法》规定,不得要求劳动者提供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遇到这种情况,劳动者可以向用工所在地劳动保障监察机构投诉、举报。

警方:主观因素强 取证难度大 难以诈骗立案

记者就此事采访多名公安民警,他们均表示此类事件很难以诈骗立案。

一名刑侦专家介绍,诈骗至少需具备两个要素:主观虚构事实及以非法占有他人财产为目的。但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企业提供产品原材料,双方签订协议约定产品标准,制作者自愿领取原材料加工,很难判断其满足诈骗的两个基本要素。

“取证很难。”这名专家提出,如果企业提供的原材料是次品,根本无法完成他所要求的产品,或者以加工为由头,实际上并不销售产品等,则可能存在虚构事实的可能,但这很难取证。

此外,产品到底是否合格也是问题的关键。“这属于经济纠纷,一般由工商部门介入调查、调解,由第三方来界定产品是否合格,如果经工商部门调查,发现有诈骗行为,会移交给公安机关。”

“这份协议关于合格产品的标准一点都没有,只有简单的‘眉清目秀’、‘五官端正’、‘平整干净’之类,这种标准的主观意愿太大了。他如果坚称不标准,加工者也没有可以反驳的地方。”另一名民警看了记者暗访时签的手工产品制作协议后,直言指出,因难以确定产品是否合格,这也成为是否构成诈骗的一个关键问题。

“这是个别人遇到的问题,还是普遍都会遇到的问题?如果是前者,那么可能不一定构成案件,但如果是后者,就值得怀疑了。”另一名民警提建议,市民若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应及时报警。

律师说法:雇主不得收取押金 隐瞒难度涉嫌欺诈

“手工活外发加工一般都是假的,这类手工活外发加工的经营形态故意设置了一个圈套,吸引人上门交了押金,再以种种理由拒绝收购,扣下押金。”早报法律顾问团成员张传江律师表示,根据《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雇主在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时,不得以任何形式收取定金、保证金或抵押金。雇主收取押金的行为是违反法律规定的,公安或劳动行政部门可以责令雇主退还押金。

张传江指出,这类手工活外发加工,即使雇主与劳动者签订合同,但合同的内容往往模糊不清,对验收时货品的质量并没有明确标准,标准由雇主一方判定为准,很容易发生纠纷。若是劳动者对雇主判定有异议,可以走法律程序,让相关部门来鉴定。

另外,张传江还认为,若是雇主在事先聘用劳动者兼职做手工时,没明确告知手工活外发加工的难度,或是刻意刁难成品,克扣劳动者的押金,这一行为则有涉嫌欺诈的嫌疑。劳动者可向公安机关或者劳动、工商等部门报案,由有关单位进行调查,打击此类经营行为。

  

  手工活外发加工是真的吗?记者揭秘“高薪手工外发”骗局
  

标签: